“黑名單”亟待法律規制
作者:楊建順  

采用記入征信體系、公布“黑名單”的做法來懲治不法者、違規者、造假者以及不講信用的“老賴”等,許多人持贊成態度,頗有“大快人心”之感。從價值論的角度來說,我也贊成這種做法,認為它是保障積極能動行政之實效性的重要手段;但是,從程序論和過程論的角度來說,我主張一切行政皆應當“在法之下,受法的規制”,認為目前我國許多地方和部門所推行的“黑名單”制度亟待法律規制。

記入征信體系、公布“黑名單”的做法之所以在實踐中廣受歡迎,并且得到迅速推進,這其中的原因有很多,而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種方法對于懲治不法者、違規者、造假者乃至“老賴”等著實有效。的確,實效性非常重要,它是行政法上進行價值衡量的一個重要影響因子、基準,甚至是價值取舍的坐標。積極能動行政的正當性建基于維護和實現公共利益,而以公共利益為追求目標的行政活動需要實效性保障。正是以這種公共利益性為理論根據,行政法上確立了諸多“確保行政實效性的制度”或曰“行政上確保義務履行的制度”,諸如行政處罰、行政強制,也包括停止、撤銷營業許可等授益行為,賦課各種加算稅、課征金等,以及公布違反義務行為等。采取這些舉措不一定都要求有“法律”依據,但是,都需要有“法的依據”。這是由其所附帶的損益性所決定的。記入征信體系、公布“黑名單”的做法,往往伴隨著禁止貸款、入市、乘坐飛機和高鐵等諸多懲處性措施,遠遠超出了“公布”的事實行為范疇,故而更需有法律依據。

確保行政實效性的制度支撐是積極能動行政的基礎,而行政實效性歸根結底須以其合法性和合理性為基礎。正如《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所指出:要“實現立法和改革決策相銜接,做到重大改革于法有據、立法主動適應改革和經濟社會發展需要……對不適應改革要求的法律法規,要及時修改和廢止”“要自覺提高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動發展、化解矛盾、維護穩定能力”。各地各部門推進“黑名單”制度,不僅應當注重其“有效性”,而且還應當高度重視其合法性和科學合理性。既然公布“黑名單”等征信制度被認為是一種有效方法,那就應當通過修改或者制定相應的法規范來將其確認為法的手段,并從機制、程序乃至基準等層面加以規范;如果不能以法規范的形式來確認這種手段,那么,就不應當使用這種手段。

唯有建立健全對“黑名單”等征信制度的法律規制,堅持真實性、全面性、及時性、隱私保護及合法性等原則,才能確保“黑名單”等征信制度成為科學的行政調查和信息管理制度的有機組成部分,減輕逆向選擇,避免劣幣驅逐良幣,達成違約披露的紀律約束(自我拘束原則),落實依法行政關于誠實守信的具體要求,切實保護合法合規者的權益,充分發揮其作為確保行政實效性制度的作用。

文章來源:《檢察日報》2018年9月19日,第7版。
發布時間:2018/9/20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關閉窗口】
 
深圳风采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