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40年:憲法的貢獻
作者:韓大元  

尊敬的各位代表,各位同學,首先我代表中國法學會憲法學會感謝各位領導對此次年會的指導,特別感謝東南大學法學院為本次年會作出的努力,感謝各位代表出席參加本次年會,感謝志愿者同學的安排和服務。

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我們作為一個學術共同體,我們需要理性、客觀地回顧40年來憲法學作出的貢獻、當前面臨的問題,回顧的目的是為了規劃后40年憲法學的發展路徑。

今年也是憲法學的特別年份。今年是1978憲法頒布實施的40周年,雖然1978年憲法由于當時的歷史局限性,在指導思想上仍有文革的印記,但是沒有1978年憲法我們不能完成從文革秩序向新法律秩序的轉變,沒有1978年憲法,我們不可能制定1979年以來改革開放的最重要的7部法律,沒有1978年憲法我們也不能順利完成1982年憲法的制定。所以,作為學術共同體,對有缺陷的1978年憲法也要紀念。

今年對我們憲法學者來說也是兩個重要的100周年,一個100年就是在人類歷史上誕生了第一個社會主義類型的憲法即1918年7月10日通過的蘇俄憲法。蘇俄憲法改變了世界憲法的格局,在傳統的資本主義憲法占統治地位中,提供了社會主義憲法元素,賦予了包括社會權在內的正義、平等等新的概念。1919年德國魏瑪憲法的制定,完成了近代憲法向現代憲法的轉型。但不要認為魏瑪憲法就能完成近代憲法向現代憲法的轉型,1918年蘇俄憲法也是近代憲法向現代憲法轉型的重要標志。在過去100年的人類文明發展中,社會主義憲法起到了重要作用。今天我們分享的社會主義憲法的成果包括中國社會主義憲法擔當的使命,也來源于100年前社會主義憲法的源頭和價值。作為一名社會主義憲法學者,我們必須要認真研究社會主義憲法的價值觀和歷史發展的軌跡。

今年也是一戰結束100周年。在我看來,憲法有很多重要價值,但憲法最重要的哲學以及追求的理念是維護世界和平。在憲法理念下發動戰爭,在憲法存在的國度里出現了法西斯,我們要思考如何預防戰爭、如何消除戰爭,特別是我們目前在分享科學技術發展成果的同時也要反思科學帶來的戰爭災難。兩次世界大戰都是人類科學技術的發展被運用到戰爭中,誰也不能保證第三次世界大戰一定不會出現,憲法學者要有責任,不能重演戰爭,我們要用憲法的力量預防戰爭元素,用憲法的力量建構良好的憲法秩序。只有良好的憲法秩序,才能防止一戰、二戰這樣的人類災難。

在改革開放40年的今天,我們可以自豪地說,廣大憲法工作者以其學術的使命和責任遵循憲法發展的內動力,推動了中國社會的進步,為改革開放提供了一個堅實的智力支持。在當代中國憲法學承載著塑造價值、建構規范、凝聚共識、詮釋實踐命題、在憲法和部門法之間建構良好對話的重要時刻,毫不夸張地說,沒有憲法的發展,沒有憲法學者的艱辛努力,我們不能分享改革開放的成果。每個學科都認為自己為改革開放作出了貢獻,但我毫不夸張地說,為改革開放作出重要貢獻的一個是法理學,因為法學知識體系的根在法理,而法律體系和規范體系的根在憲法,所以法理學和憲法學共同支持了改革開放。法理和憲法誰的貢獻更大呢?我認為是憲法的貢獻更大一些。因為轉型的時代,人民需要公平、正義、尊嚴等價值,而這些價值的塑造是憲法學的基本命題。所以,我們需要認真總結40年中國憲法學發展的經驗和方向,認真梳理憲法學的學術貢獻,同時也要面對人民的期待和時代的呼喚,憲法學還存在遺憾和發展的空間。我們也要思考如何進一步提升中國憲法學的學術品格。

1978年憲法頒布到今年40年,我們深刻認識到憲法學者的貢獻和思想火花,我們不能忘記今天出席會議的四位老一輩憲法學家,更不能忘記已經去世的為中國憲法體系和秩序建構作出重要貢獻的王叔文、肖蔚云、許崇德、吳家麟、何華輝、蔣碧昆教授等老一輩憲法學家,我們看到他們的文章,就能感受到他們思想的深刻和作為一個憲法學者的責任。我們有責任有義務認真學習他們的專業精神和思想品格。

40年來我們憲法學作出的貢獻可以概括為以下幾個方面:重建維護憲法秩序,建構憲法價值體系,為改革開放提供保障和界限,推動了憲法的實施,維護國家法治統一,通過憲法凝聚社會共識,建立了憲法學基本范疇,推動了憲法中國化進程,建立了開放的憲法方法論體系,多種方法,多種學派共同繁榮。在國際舞臺上,我們積極將中國憲法的實踐向國際社會宣傳介紹,呼吁憲法學者了解中國憲法的發展。特別讓我們驕傲的是,在老一輩憲法學者的努力下,我們成功完成了“一國兩制”理論的體系化和實踐化。如果我們需要推薦40年改革開放法學界的理論成果,我們可以推薦“一國兩制”偉大理論。我們還找不到第二個代表中國學者思想性和原創性的理論成果,“一國兩制”的理論實踐可以作為國際上取得共識的中國成果。

各位代表,新時代憲法學的命題我們需要認真對待,我們的解釋能力還需要進一步的加強。中國的憲法學是在中國土地上成長的學科,在未來的研究中我們要重視人民的需求、人民的權利,為中國的憲法學科發展作出努力。我們應該弘揚老一輩憲法學者的精神,認真思考未來40年我們憲法應該怎么辦,人民的利益始終是我們研究的方向,憲法學者責無旁貸。

最后,祝愿各位代表身體健康,工作順利!

注釋:
本文為韓大元教授在中國法學會憲法學研究會2018年年會開幕式上的致辭。
作者簡介:韓大元,法學博士,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法學會憲法學研究會會長。
文章來源:中國憲政網
發布時間:2018/9/17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關閉窗口】
 
深圳风采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