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顯副會長在中國法學會憲法學研究會2018年會上的講話
 

    在中國法學會憲法學研究會2018年會上的講話

    中國法學會 張文顯

    2018年9月15日 南京

      

    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嘉賓、全體與會代表:

      秋風送爽,丹桂飄香。在這美好的金秋時節,在美麗的金陵古城,在歷史悠久、底蘊深厚的東南大學,我們迎來了一年一度的中國法學會憲法學研究會年會。首先,我代表中國法學會黨組書記、常務副會長陳冀平同志,向年會的召開表示熱烈祝賀,向與會嘉賓和同志們表示親切問候。

      非常高興能參加今天的憲法學研究會年會,下面我主要講三點:

      一、2016年換屆以來的憲法學研究會的工作成效

      2016年換屆以來,憲法學研究會在組織建設、學術研究、智庫作用、憲法宣傳、對外交流等方面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一是,加強研究會的黨建,發揮黨建的引領作用。憲法學具有很強的政治性和意識形態性,憲法研究必須堅持鮮明的政治立場,不斷提高政治敏感性和政治鑒別力。加強研究會的黨建工作,是保障憲法學研究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提升憲法學研究會在憲法學中國化、學術創新、理論貢獻上的整體影響力的重要保證。2016年憲法學研究會換屆后不久即組織召開黨員代表大會,成立了研究會黨支部并積極開展組織生活,團結帶領研究會成員開展學術研究,在政治建設、組織建設、思想建設上取得明顯成效。

      二是,憲法學研究會積極做好智庫建設和法治宣傳工作,向中央有關部門提交研究報告,向社會普及憲法理念和憲法知識。(1)及時向黨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供《關于憲法修改的若干意見》專題研究報告、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研究報告、促進憲法解釋程序機制建立的報告等政策咨詢建議,為有關決策提供了重要的參考;參與中國法學會憲法修改調研工作;(2)多項研究報告和咨詢建議得到中央領導同志批示;(3)在2018年憲法修正案頒行之后,積極組織專家學者向社會各界開展憲法宣講工作,維護憲法權威,推進憲法實施;(4)積極參與教育部主辦的學生“學憲法、講憲法”比賽活動,參與憲法宣傳,弘揚憲法精神。

      三是,舉辦了豐富的學術活動,取得了豐碩的學術成果。憲法學研究會不僅認真籌辦每年的年會,更緊扣實際需求,積極創新,開展了許多形式新穎、影響廣泛的品牌學術活動:(1)舉辦憲法學教學研究專業委員會、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研究專業委員會、國防與軍事法律制度研究專業委員會等專業委員會年會,推進憲法學研究的領域化和精細化;(2)在年會中設置與民法學界、刑法學界的對話,并舉辦了“《民法總則(草案)》中的憲法問題研討會”、“憲法與國際法的對話”、“憲法學與刑事訴訟法學的對話”等學術研討會,加強憲法學與各學科的對話,共同推進中國法學學術的繁榮發展;(3)舉辦了城市土地國有、監察體制改革、國家審計與財政預決算法律監督、香港基本法實施以及剛剛舉辦的紀念蘇俄憲法頒布一百周年等專題研討會,回應社會關切;(4)2017年創辦了“中國憲法學青年論壇”,為青年憲法學者搭建學術交流平臺;(5)創辦“中國憲法學三十人論壇”,作為研究會高端學術交流平臺。

      四是,積極開展對外學術交流,提升國際話語權。(1)憲法學研究會積極組團參加國際憲法學協會圓桌會議和世界憲法大會;2018年4月14-16日,在上海舉辦了國際憲法學協會的圓桌會議和執委會會議;6月16-22日,在韓國首爾召開的第十屆世界憲法大會上,莫紀宏研究員被國際憲法學協會執委會授予名譽主席稱號,憲法學研究會會長韓大元教授當選為新一屆國際憲法學協會執委會執委。新一屆國際憲法學協會執委會中出現兩名中國憲法學者,這是中國憲法學界在中國法學會的領導下,在推進中國法學對外學術交流,提升國際話語權方面取得的積極成果,為進一步擴大中國憲法學的國際影響力提供了學術平臺。(2)憲法學研究會還組織了中英憲法論壇、中日公法論壇、中法“憲法上的環境權”國際學術研討會等國際學術會議,加強國際學術交流與合作。

      除此以外,憲法學研究會還通過開展學術評獎、編輯出版《中國憲法年刊》等多種形式,積極促進成果轉化。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工作成績。

      二、今年的年會議題重要、意義重大,令人期待

      今年是改革開放40年,是一個總結經驗、展望未來的時間節點。改革開放40年以來,我國法治建設和法治改革最具有標志性、顯示度的成就,就是1982年的全面修憲和現行憲法的5次修改。歷次修憲彰顯了我國憲法的制度優勢,統領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和法治體系的構建及其完善,引領著全面依法治國和法治中國建設的時代航程。不僅如此,制度實踐的日益進步同樣促進了憲法理論不斷走向科學化。

      今年憲法學研究會年會的主題是“改革開放40年與推進合憲性審查”,這也是一個緊扣法治實際、面向法治未來的重大研究議題。充分總結改革開放40年中國法治發展、憲法發展以及憲法學發展的歷程與經驗,并以“推進合憲性審查”為契機,推進憲法監督和憲法實施制度建設,維護憲法尊嚴、樹立憲法權威,是這個議題的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所在。

      推進合憲性審查,對發展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維護社會主義法制統一、尊嚴和權威,推進依憲執政、依憲治國、依法治國,都具有重要的意義。黨的十九大報告關于“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維護憲法權威”的決策部署,是在總結憲法實施和監督方面經驗的基礎上提出的。今年3月通過的憲法修正案,將“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更名為“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是完善我國合憲性審查機制的重要改革舉措,必將對推進我國合憲性審查工作發揮積極作用。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憲法學界對于合憲性審查有著持續的關注和研究,并一直致力于推進相關制度建設。在我國現行憲法的起草過程中,老一輩憲法學家就在總結歷史經驗教訓的基礎上,提出了完善我國憲法監督制度的重要建議。在現行憲法公布施行之后,憲法監督、違憲審查等議題,也一直是憲法學界老中青三代學者持續關注和深入研究的課題。憲法學研究會在推進合憲性審查的研究和制度建設上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例如,2015年,憲法學研究會接受中國法學會委托,完成了《關于完善憲法監督制度的報告》; 2016年,憲法學研究會還以“法律體系的合憲性控制”作為年會主題開展了富有創見的研討。憲法學界的相關研究成果引起了有關領導和部門的高度重視,對近年來合憲性審查制度的建設提供了重要的智力支持。

      當前,合憲性審查制度建設迎來了新的發展階段和發展契機,憲法學研究會更應當積極作為,組織憲法學者關注合憲性審查的原理原則、組織機構、工作機制、運行程序等領域的研究,繼續為健全憲法實施制度貢獻智慧。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本次年會設置的“改革開放與中國憲法學發展”、“推進合憲性審查:原理、機制與程序”、“憲法和法律委員會的功能”、“改革開放與憲法修改”、“憲法與刑法:法解釋學的視角”等分議題都具有重大的理論和實踐意義。我十分期待本次年會形成豐富的學術成果,期待各位專家學者提出更多有建設性的意見建議。

      三、關于憲法學研究會工作和憲法學研究的若干建議

      一是,憲法學研究會和憲法研究要始終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形成了一系列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形成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一指導思想通過黨章修正案和修法修正案分別寫進了黨章和憲法。憲法學研究一定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堅持正確的政治導向。8月2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發表了重要講話,明確了全面依法治國的指導思想、發展道路、工作布局、重點任務。在講話中,他把全面依法治國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凝練為“十個堅持”,即堅持加強黨對依法治國的領導,堅持人民主體地位,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堅持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堅持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法行政共同推進,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堅持依憲治國、依憲執政,堅持全面推進科學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堅持處理好全面依法治國的辯證關系,堅持建設德才兼備的高素質法治工作隊伍,堅持抓住領導干部這個“關鍵少數”。這些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是全面依法治國的根本遵循,必須長期堅持、不斷豐富發展。我認為,這“十個堅持”是檢驗法學研究、特別是憲法研究是否堅持正確方向的根本標準。總書記在講話中重申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決不能走西方‘憲政’、‘三權鼎力’、‘司法獨立’的路子”,這是憲法學的政治底線。我們應當全面學習、深刻理解,并不折不扣地貫徹到憲法學研究和學科建設之中。

      二是,抓住歷史機遇,加快推進憲法學學科建設。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是治國安邦的總章程。黨的十八大以來,憲法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2012年12月4日,習近平總書記親自出席首都各界紀念現行憲法公布施行三十周年大會,并發表重要講話。他以發展了的馬克思主義憲法觀為憲法和憲法實施進行理論定位和政治指導,明確指出:憲法與國家前途、人民命運息息相關。維護憲法權威,就是維護黨和人民共同意志的權威。捍衛憲法尊嚴,就是捍衛黨和人民共同意志的尊嚴。保證憲法實施,就是保證人民根本利益的實現。只要我們切實尊重和有效實施憲法,人民當家作主就有保證,黨和國家事業就能順利發展。反之,如果憲法受到漠視、削弱甚至破壞,人民權利和自由就無法保證,黨和國家事業就會遭受挫折。這些從長期實踐中得出的寶貴啟示,必須倍加珍惜。我們要更加自覺地恪守憲法原則、弘揚憲法精神、履行憲法使命。” “依法治國,首先是依憲治國;依法執政,關鍵是依憲執政”“憲法的生命在于實施,憲法的權威也在于實施”等。

      此后,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四中全會、十九大、十九屆二中全會、三中全會都有關于憲法及其實施的重要論述和關于憲法制度的重大安排。例如,在十八屆四中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法治權威能不能樹立起來,首先要看憲法有沒有權威。必須把宣傳和樹立憲法權威作為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重大事項抓緊抓好,切實在憲法實施和監督上下功夫。”

      今年2月18-19日,中共中央以一次全會來專題研究憲法修改和憲法實施問題,這在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上,都是第一次。2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還就我國憲法和推進全面依法治國舉行了集體學習,中央政治局這次集體學習會是在全國兩會即將召開、憲法修改進入關鍵程序的時候,在新中國第一部憲法的誕生地即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的會址(中南海懷仁堂)舉行的,具有特殊意義。會上,總書記強調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高黨長期執政能力,必須更加注重發揮憲法的重要作用。要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把國家各項事業和各項工作全面納入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的軌道,把實施憲法提高到新的水平。2018年3月11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第32-52條)。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第一次修憲。21條憲法修正案既符合法治原則又體現法理精神,必將使憲法進而使整個法律體系和法治體系更加完善,必將更好地發揮以良法促進發展、保障善治的重要作用。8月24日,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把“堅持依憲治國、依憲執政”作為“十個堅持”之一,在關于今后幾年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重大任務安排中,提出首要的任務就是“要全面貫徹實施憲法,在全社會深入開展尊崇憲法、學習憲法、遵守憲法、維護憲法、運用憲法宣傳教育活動,弘揚憲法精神,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這些充分說明,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憲法的完善發展,高度重視憲法在治國理政中的作用,高度重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憲法學理論構建。這對于憲法學來說,是難得的歷史機遇和學科榮耀,是新時代中國憲法學繁榮發展的政治資源和理論資本。希望憲法學研究會牢牢抓住歷史機遇,堅定憲法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和實踐自信,深入推動理論創新,加快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憲法學,為依憲執政、依憲治國,建設法治中國做出新的貢獻。

      三是,要著力加強推進憲法實施的理論和實踐研究。黨的十九大報告做出了我國社會主要矛盾深刻變化的科學判斷。社會主要矛盾的歷史性轉化折射在法治領域,最突出的表現就是人民日益增長的高質量高標準多樣化法治需要與我國憲法滿足人民法治需要的能力不足、資源有限以及憲法實施不平衡不充分之間的矛盾。黨的十八大以來,為保證憲法實施,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憲法的生命在于實施,憲法的權威也在于實施”,要求堅持不懈抓好憲法實施工作,把全面貫徹實施憲法提高到一個新水平,并且著重強調了全面貫徹實施憲法的實質和要點在于“四個堅持”,即堅持正確政治方向,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落實依法治國基本方略,加快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堅持人民主體地位,切實保障公民享有權利和履行義務;堅持黨的領導,更加注重改進黨的領導方式和執政方式。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進一步健全憲法實施監督機制和程序,把全面貫徹實施憲法提高到一個新水平。四中全會提出完善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憲法監督制度,健全憲法解釋程序機制;加強備案審查制度和能力建設,依法撤銷和糾正違憲違法的規范性文件;將每年12月4日定為國家憲法日;建立憲法宣誓制度;在全社會普遍開展憲法教育,弘揚憲法精神。十九大進一步把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作為深化依法治國實踐的首要任務,把“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作為維護憲法權威、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的重要抓手。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把“全面貫徹實施憲法”作為黨和國家政治生活的一件大事,作為全面依法治國的重點工作,提出“要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健全憲法解釋機制,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保證國家法制統一。”憲法學研究會要圍繞“全面貫徹實施憲法”這個主題,積極開展對憲法特別是2018年憲法修正案的解讀和宣傳工作,面向公眾開展憲法宣傳教育活動,在全社會弘揚憲法精神、樹立憲法權威、認真踐行憲法。要積極回應人民在人權保障、產權保護、社會公正等方面對憲法的新需要和對憲法實施的新要求,積極開展保證憲法實施的理論、制度和實踐研究,開展合憲性審查的基礎理論和基本制度的研究,特別是要在堅持黨的領導、堅持人民代表大會制度、貫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理論的前提下,以問題為導向,以創新為抓手,對合憲性審查的原理、機制、程序等問題進行深入研究和比較研究,向黨中央和全國人大提出切實可行的建議和意見,充分發揮憲法學研究會思想庫和智囊團的作用。

      四是,深化憲法范疇和憲法法理研究。范疇研究是一門學科構建知識體系、理論體系、思想體系的基礎工作,是其科學性的重要標志。我注意到,在法學的各個分支學科中,憲法學的范疇研究最系統、最深入、最持久。“中國憲法學基本范疇與方法學術研討會”已經舉辦了十四屆,圍繞憲法基本范疇、核心范疇或基石范疇的發現、凝練、闡明,憲法學者發表了一系列論著,取得了豐富的學術成果,逐步構建起具有中國特色的憲法學的范疇體系。盡管憲法學范疇研究已經相當深入,但仍然需要深化研究。憲法學對許多憲法概念范疇、特別是新概念新范疇的研究亟待深入,例如,毛澤東主席講我國憲法是社會主義制度的“四梁八柱”,這就需要從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體制的高度做出新闡釋。習近平總書記講憲法是“治國理政總依據”,“全面依法治國的總依據”,“國家各種制度和法律法規的總依據”。“總依據”是對憲法新解,是“總章程”、“根本法”之外,又一個憲法解釋性概念,需要我們認真分析、深化認識、開拓思路。隨著全面依法治國的深入推進和現行憲法的第五次修改,又有許多憲治和憲法學新概念新范疇有待深化研究,例如法治中國,法治社會,法治經濟,法治軍隊,國家治理體系,國家治理體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黨內法規制度體系,社會規范體系,總體國家安全觀,信息主權,行政裁量權基準制度,行政權力清單(制度),中國特色法院體系,公益訴訟,司法責任制,人類命運共同體,全球治理體制,國際法治等。在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生命科技迅速改變世界和人類社會的背景下,我們甚至需要對“物質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會文明”、“生態文明”這些老生常談的概念進行重新解讀。

      在深化憲法學范疇研究的基礎上,還要著眼于憲法法理研究。我們知道,法學是一門求真尚善的科學,范疇研究著眼于求真,回答是法律是什么的問題;法理研究著眼于尚善,回答法律為什么的問題。只有把對憲法范疇的研究和對憲法法理的研究對接起來,把語義分析和意義分析結合起來,把憲法教義學和憲法法理學(憲法哲學)融貫起來,才能履行好求真尚善的法學使命,才能真正實現法學的科學化和現代化。

      在法理學中,“法理”作為詞語和概念,體現了人們對法的規律性、終極性、普遍性的探究和認知,體現了人們對法的目的性、合理性、正當性的判斷和共識,體現了人們對法律之所以獲得尊重、值得遵守、應當服從的那些內在依據的評價和認同。法理是一個綜合概念,包容了一切美好的價值元素;法理是一個文化概念,體現了法律和法治文化傳統中定分止爭、懲惡揚善、治國理政的智慧,積淀著法治文明的優秀成果;法理是一個具有普適內涵的概念,融通了古今中外關于法和法治的原理、理論、學說、共同價值;法理是一個實踐理性概念,來源于實踐、在實踐中凝練、在實踐中運用、在實踐中發展;法理是一個純正的中國本土概念,思想含量和社會意義紀委豐富。“法理”一詞是中國人的首創,作為一個概念也是由中國人凝練,法理在古代律學和現代法學中像精靈一樣穿梭于法學體系之中。正是法理激活了法律的生命之原,點燃了法治的理性之光,也正是法理成就了法學的邏輯之美。因此,“法理”是包括憲法學在內的所有部門法學科都應該共同關注的問題。部門法學 聚焦“法理”,必將催生自身研究范式的新突破,激活自身反思批判精神,提高自身思維水平和思辨能力。以法理思維研究法律問題,不僅要關注法律當中的具體規則、條文等,而且要關注這些規則、條文存在的根據及其正當性、合理性、合法性問題,即深藏于這些規則、條文背后的社會價值問題、經濟和社會發展目標問題、公共政策問題、正義或道德公理等。各個部門法都有其基本法理和具體法理,需要在分析研究的基礎上,列出法理清單,構建法理體系。

      據我所知,在各個部門法學中,憲法學領域的“法理”資源是最為豐富的。例如,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中蘊藏著數不勝數的憲法法理命題和論述。馬克思、恩格斯說過:“在民主的國家里,法律就是國王;在專制的國家里,國王就是法律。”“無論是政治的立法或市民的立法,都只是表明和記載經濟關系的要求而已。”統治者中的所有個人“通過法律形式來實現自己的意志,同時使其不受他們之中任何一個單個人的任性所左右”。“沒有無義務的權利,也沒有無權利的義務”。“在民主制中,國家制度、法律、國家本身都只是人民的自我規定和特定內容。”“法典就是人民自由的圣經。”“自由就是從事一切對別人沒有害處的活動的權利。每個人所能進行的對別人沒有害處的活動的界限是由法律規定的,正像地界是由界標確定的一樣。”“法律不是壓制自由的措施,正如重力定律不是阻止運動的措施一樣”。 “人就是人類世界,就是國家,社會。”“一切人,或至少是一個國家的一切公民,或一個社會的一切成員,都應當有平等的政治地位和社會地位。要從這種相對平等的原始觀念中得出國家和社會中的平等權利的結論,要使這個結論甚至能夠成為某種自然而然的、不言而喻的東西。”列寧指出:憲法和法律應當高揚人民權利和自由的旗幟,憲法是“一張寫著人民權利的紙”

      毛澤東指出:“總結我們的經驗,集中到一點,就是工人階級(經過共產黨)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鄧小平指出: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須加強法制,必須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這種制度和法律具有穩定性、連續性和極大的權威,并使這種制度和法律不因領導人的改變而改變,不因領導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變而改變。民主是法制的前提和基礎,法制是民主的體現和保障;不要社會主義民主的法制,決不是社會主義法制;不要社會主義法制的民主,決不是社會主義民主。

      江澤民指出:“法治是人類文明進步的重要標志”, “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的本質特征是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的有機統一”;政治體制改革“以保證人民當家作主為根本,以增強黨和國家活力、調動人民積極性為目標,擴大社會主義民主,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發展社會主義政治文明”;依法治國與以德治國相結合、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相輔相成;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發展社會主義政治文明。

      胡錦濤指出:法治建設要以人為本,把體現人民意志、保障人民權利、促進人的自由平等發展作為社會主義法治的靈魂;尊重和保障人權,保證人民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監督權;堅持決策權、執行權、監督權既相互制約又相互協調;依法治國是黨領導人民治理國家的基本方略,依法執政是新的歷史條件下我黨執政的基本方式,依法治軍是黨領導和管理人民軍隊的基本方針;社會和諧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構建民主法治、公平正義、誠信友愛、充滿活力、安定有序、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社會主義和諧社會。

      習近平指出:法治和人治問題是人類政治文明史上的一個基本問題,也是各國在實現現代化過程中必須面對和解決的一個重大問題;全面依法治國是國家治理的一場深刻革命;依法治國是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方略;依法治國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和重要保障,是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必然要求,要實現經濟發展、政治清明、文化昌盛、社會公正、生態良好,必須更好發揮法治引領和規范作用;全面依法治國是國家治理的一場深刻革命;法治興則國家興,法治衰則國家亂;發揮法治固根本穩預期利長遠的作用;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三者統一于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偉大實踐”;黨和法的關系是政治和法治關系的集中反映;“黨大還是法大”是一個偽命題;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互聯互動;黨規黨紀嚴于國家法律;以“憲法為上”、以“黨章為本”,加快黨內法規制度建設;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線,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項法律制度、每一個執法決定、每一宗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憲法的生命在于實施,憲法的權威也在于實施;勤政、廉潔、高效、公正的法治政府;司法權是對案件事實和法律的判斷權和裁決權;司法權從根本上說是中央事權;黨的領導是社會主義法治最根本的保證;社會主義法治必須堅持黨的領導,黨的領導必須依靠社會主義法治;推進黨的領導制度化、法治化;人民權益要靠法律保障,法律權威要靠人民維護;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是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根本保障;法律的權威源自人民的內心擁護和真誠信仰;權力是一把雙刃劍,在法治軌道上行使可以造福人民,在法律之外行使則必然禍害國家和人民;法定職權必須為,法無授權不可為;自由是秩序的目的,秩序是自由的保障;發展是安全的基礎,安全是發展的條件;以透明的法治環境穩定預期;既重視發揮法律的規范作用,又重視發揮道德的教化作用,實現法律和道德相輔相成、法治和德治相得益彰;大力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弘揚中華傳統美德,培育社會公德、職業道德、家庭美德、個人品德,提高全民族思想道德水平,為依法治國創造良好人文環境;立法優先,立改廢釋并舉;凡屬重大改革要于法有據;在法治下推進改革,在改革中完善法治;法院獨立審判,只服從法律,只服從事實;構建普通案件在行政區劃法院審理、特殊案件在跨行政區劃法院審理的訴訟格局;健全事實認定符合客觀真相、辦案結果符合實體公正、辦案過程符合程序公正的法律制度;黨內法規既是管黨治黨的重要依據,也是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有力保障;黨的政策是國家法律的先導和指引,是立法的依據和執法司法的重要指導;依法設定權力、規范權力、制約權力、監督權力,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是全人類的共同價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必須從我國實際出發,同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相適應,既不能罔顧國情、超越階段,也不能因循守舊、墨守成規;法治是人類文明的重要成果之一,法治的精髓和要旨對于各國國家治理和社會治理具有普遍意義,我們要學習借鑒世界上優秀的法治文明成果;等等。

      以上法理命題和論述僅僅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寶庫中少許例舉,其更多的法理要素尚待挖掘、提煉和總結。而同樣,西方法學、傳統法學當中的憲法法理資源也是相當豐富,對這些憲法法理的研究仍然有較大的空間。當然,更為重要的,不是闡釋現成文本中的法理資源,而是總結和開發依憲執政、依憲治國、憲法修改、憲法實施、憲法宣傳、憲法對話等憲治實踐和國家生活和公共生活實踐中的憲法法理。習近平總書記在談到我國法學基礎研究薄弱時指出:法學界對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實踐經驗總結不夠,理論創新不足。如何把我們黨在建國前部分區域執政和建國后全國范圍內執政的憲法實踐進行理論化、法理化總結,并把它們融入憲法學范疇和憲法法理體系之中,是憲法研究的重大課題。而如何在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上闡明憲法法理、凝練憲法法理、形成具有國際融通性的憲法概念和憲法法理,提升中國憲法學的話語權,是未來憲法學創新發展的高地和高峰。我們期待著,憲法學與法理學及其他法學分支學科攜手共進,為新時代中國法理體系的構建和中國特色法學體系的形成,做出獨具特色和優勢的貢獻。

      今年10月,我們將在杭州舉辦“公法中的法理”學術研討會,論題包括“憲法的基本法理”“行政法的基本法理”“私法與公法界分的法理基礎”“私權與公權界分的法理基礎”“人權與公民權界分的法理基礎”“馬克思主義經典文獻中的公法法理命題”等。期待憲法學者的參與,并圍繞這些論題撰寫論文,以文明理,以文會友,以法理凝聚共識。

      同志們,當前全國法學法律界正在深入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在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的重要講話,深刻把握全面依法治國的指導思想、戰略部署、總體布局、重大任務,本次憲法學年會的舉辦可謂恰逢其時、意義深遠。在此,我衷心地預祝、熱切地盼望本次年會取得圓滿成功,結出豐碩成果!

      謝謝大家!

文章來源:中國法學會網站(https://www.chinalaw.org.cn/Column/Column_View.aspx?ColumnID=783&InfoID=29355)
發布時間:2018/9/17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關閉窗口】
 
深圳风采公式